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他離開24年,女友蹉跎10年,母親用餘生守墓:人生未到頭不要悲戚

田園牧哥 2021/10/06

9月16日,是喬任梁去世五周年的忌日。粉絲從各地趕來悼念,他的父母在某音上表示感激:

這是我們都不願提及的日子,感謝所有粉絲們從全國各地趕來,千言萬語,唯有感恩。

喬任梁不算很有名,他在世的時候,可能連三線都排不上,但自打他去世後,關於他以及家人的謠言就沒斷過。

鍵盤俠不斷腦補和猜測他的死因,甚至攻擊他的父母。

兒子去世後,喬家父母用了很長時間來療愈這段傷痛,為了延續兒子生前的護膚品牌,他們開始做短視頻。

很多人表示支持,但指責和謾駡也鋪天蓋地。

喬任梁的爸爸,嘴怎麼也是歪的?喬媽長得嚇死人了,把我兒子都嚇哭了。你適合演鬼片,看你瞪著我就害怕。你長這樣,所以你的兒子才會死,是被你克死的。

要不是一位善良的主播實在看不下去,發視頻聲援他們,這對失獨的老人還在默默忍受著。

24年前,白冰冰女兒被殺,多年後她遭到網路暴力。江歌媽媽為逝去的女兒討公道多年,結果還是被網友罵她“賣慘”。

這些失去孩子的父母,到底哪裡得罪了人?為何就不能給他們多一點理解和善意?

如果你想不明白,不妨先聽小編講個故事。

1997年,音樂才子張雨生髮生車禍。

二十四天的搶救,見證了他頑強的求生欲,但醫生還是沒能將他從死神手裡搶回來。

張學友說過:

他是天生的歌者,有著金子一般的嗓音,他創作的音樂很有自己的特色,香港恰恰缺少像他這樣的音樂人。

劉德華也說:

沒有人能知道他的能力究竟有多大,但可以肯定的是他的潛力是不可估量的,因為畢竟他才 31 歲。

張雨生的死,成了歌迷、朋友和他父母心中無法言說的痛。

張雨生是家裡的老大,下面還有兩個弟弟和兩個妹妹。

張家的5個孩子當中,就數老大張雨生和小妹小玉最愛唱歌,所以大哥和小妹,關係最好。

兄妹倆經常在一起聊音樂,聊夢想,那是他們最快樂的時光。

遺憾的是,小妹15歲的時候不幸溺水身亡。

失去一個親人和知音,大哥的心中留下了永遠的傷痛。

數年後,張雨生終於成了一名歌手。他一個人身上,背負著兩個人的音樂夢。

他寫過很多首歌,都是獻給妹妹的:

《姊妹》、《妹妹晚安》、《天天想你》,還有那首最經典的《大海》。

後來,他遇到了張惠妹。

他把對妹妹的情感寄託在她身上,寵著護著,一手捧成天後。

可惜沒過多久,他也因為一場車禍,去天國找妹妹了。

出事之前,張爸爸已經下樓把車位挪好,等著兒子回家,可以停車。可沒想到他等到的是醫院的電話。

張爸爸一直悔恨:

如果那天我能打個電話過去,提醒他注意安全,也許就不會有事了。

張雨生當時有一個女朋友,叫黃惠玲。

兩人都到了談婚論嫁的階段,一起貸款買了一棟別墅,相約陪伴彼此走過餘生,共同面對風雨。

收到醫生的病危通知時,黃惠玲拼命搖頭,不願相信。直至病房傳來張雨生去世的噩耗,她依舊恍惚。

許久之後,生活歸於平靜。她一個人身兼多職,拼命賺錢還完了那套別墅的貸款,然後將房子留給了張雨生的父母。

她告別過去,一個人往前走。用了十多年時間,她才敞開心扉去擁抱幸福。

往前走,對於張家父母而言,太難了。

他們將兒子和女兒合葬在梨山“雨生園”,希望這對兄妹可以永遠相伴。

張雨生的父親張建民,來自浙江嘉興,曾是一名軍人,當年被迫前往臺灣,結婚生子。

因為感受到父親對祖國的思念,他為父親創作了一首蒼勁有力的《心底的中國》。歌詞最後那句“是父親畢生的守候,我與生俱來的光榮”,展現了他對父親的崇敬和對故鄉的依念。

5個孩子中,老大張雨生一直是父親的驕傲。

接連失去兩個孩子,對於年邁的夫婦而言,簡直就是天崩一樣的打擊。

活著對於他們僅僅就是活著。為了支撐自己活下去,他們在梨山經營了一家名為“張雨生之家”的民宿,裡面放著張雨生的照片、獲得的獎項。

日復一日,他們活在對孩子的思念當中。

2011年,張爸爸不幸患上胃癌,當年病逝,葬在他的兩個孩子旁邊。

張媽媽孤單一人,也不願離開,一直守護著丈夫和孩子。

我要守著兒女的墓度過餘生。

2017年,張雨生去世的20年,金曲獎頒獎典禮上,張媽媽替兒子接過“金曲獎最佳貢獻獎”,她說:

他是家裡的長子,從小乖、聽話,孝順父母,是弟弟妹妹的好哥哥,我們很捨不得。

她時常念叨:

只有聽到他的歌聲,才會覺得他好像還沒走。

餘生,這位元不幸的母親都會守在墓旁,在傷痛和思念中度過。

有人攻擊過張雨生的母親嗎?

還真沒有。

為啥?

張雨生的母親與喬任梁父母、江歌媽媽的不同,就是她從不出來“搞事情”。她就這樣安安靜靜地舔舐自己的傷口,過自己的日子。

這很合鍵盤俠的意。

在鍵盤俠的眼裡,孩子沒了就沒了,自個兒躲一邊去傷心,不應該出來蹦噠,你要是出來蹦噠,就是賣慘博同情,趁機牟利。

可是,誰規定了失去孩子的父母就一定要悲戚慘澹度餘生?

無論經歷多大的苦難,人都有積極快樂生活的權利。那些失去孩子的人,他們不光是孩子的父母,更是他們自己。

人生沒有到頭,能抬頭蹦噠的時候,絕不要低頭向前爬。

那些無端的謾駡,不過是對別人經歷苦難依然煥發生機的嫉妒,對自己的無能所作的裝模作樣的掙扎罷了。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