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李亞鵬的四次分水嶺:走到今天,我不意外

田園牧哥 2021/09/28
 

大千世界,無奇不有,我們一起來暢聊天南地北談笑風生。給你的生活帶來不一樣的體驗,就從這裡開始吧~

 

李亞鵬,做網紅了。結局,他早有預料。

他曾說:「我不會成為一個藝術家,也永遠成不了藝術家,因為我不夠純粹。」

但李亞鵬的不純粹,也是真的不夠聰明,他在生意的商場上,栽了太多的跟頭。

2005年,他跟網王菲斥資8000萬在上海開了一家名為「vip room」的夜店,說關門就關門。

他還跟王學兵等好友在北京三裡屯開了一家名為「夜色」的酒吧,第二年就「涉黃」被查。

投資規模達35億的雪山小鎮,賤賣不到4個億...

從1999年,李亞鵬的第一家互聯網公司開始,他就一直在努力做一個商人,但是全給虧了。

可在商人這條路上,李亞鵬做什麼賠什麼。如若老老實實,做一個演員,真的挺好,至少不會49歲,說是實力派演員,卻一尊影帝也沒拿過。

01 第一次分水嶺李亞鵬,年輕的時候長得帥,談的幾個女朋友,每一個都幾乎影響了他的命運。

上高中的時候,李亞鵬喜歡上同班一個長髮飄揚的女同學劉岩,女孩想做演員,剛好那年中央戲劇學院去烏魯木齊招生,劉岩心動了。

李亞鵬沒想過要去考中戲,雖然浪,但他的第一志願是哈爾濱工業大學的機械製造專業。

去考中戲,純屬是因為劉岩讓他陪進考場,而進考場必須要報名才行,所以李亞鵬就交了5塊錢的報名費,稀裡糊塗地進了考場。

他是最後一個報名的,但是第一個被點名應考的就是他,李亞鵬只好硬著頭皮上了。

他什麼也沒準備,甚至他有想過,自己表現差,能襯托女朋友的好,所以顯得格外的輕鬆。

面試的考官問他「會什麼」,李亞鵬就說「什麼也不會‘,但考官就是出奇的喜歡這個坦率的小夥子,他太輕鬆,太自然了,于是李亞鵬又到了複試。

複試有才藝表演,李亞鵬唱的是羅大佑的《戀曲》,結果唱的一半跑調了。後來李亞鵬不記得是怎麼結束的這場考試,總之,等他結束的時候,沒有任何壓力的包袱緊張,他解脫了。

幾個月後,李亞鵬收到了中央戲劇學院的錄取通知書,他不想去,但為了愛情,他去了。

但人是會變的,劉岩在中戲的時候愛上了一個臺灣的導演,事情在校內傳開了,影響不好,而劉岩又在那位臺灣導演的建議下退學。

李亞鵬哭,鬧都沒用,後來劉岩退學後,李亞鵬回到了新疆老家,那座曾經與戀人無數次約會的小山包上,他把附近小店買來的蠟燭點燃,成了一個巨大的「心」字。

他在後來回憶中寫道:「燭火中看著紅燭在經過短暫的美麗之後化成灰燼心也成了灰色的。」

劉岩離開後,李亞鵬把重心放到學校裡去,但他還是那個叛逆,愛折騰的人。

02 第二次分水嶺 柯藍 瞿穎 周迅 女神收割機中戲的四年,李亞鵬過得並不愉快,儘管他大二就幸運地接拍了第一部大男主的戲,但他又不喜歡表演,他喜歡自己搞創作。

大山的時候,他把自己和劉岩的故事改成愛情劇本,被香港的一家公司花幾千塊錢買了過去,拿到錢的李亞鵬,很快就把他給揮霍完了。

1993年,也就是他大三的時候,在烏魯木齊舉辦了一場搖滾樂,請來了唐朝,女子眼鏡蛇,王勇,盛況空前,創立了很多個「第一次」。

那一年22歲的李亞鵬,是很厲害,但是他並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,舉辦演唱會純屬是玩,別人問起來,他就回來,是准備考研...

迷茫之際,滕文驥向他拋來了橄欖枝,邀請他參演自己的電視劇《北京深秋的故事》。

李亞鵬又回到了北京,這次,他在北京又遇見了一個女孩 柯藍。認識那會,柯藍是鳳凰衛視中文台《音樂無限》節目的主持人。

柯藍的祖父是共和國的上將,論人脈和資源,柯藍比李亞鵬好了太多,也正是因為如此,李亞鵬獲得了外界很多的關注和曝光。

但這段戀情並沒有持續多久,1998年,李亞鵬隨著在《將愛情進行到底》裡跟徐靜蕾的合作爆紅,成為一代銀幕男神後,工作變多,見面的時間越來越少,最終跟柯藍分手。

柯藍跟李亞鵬分手後,又跟李泉有了一段愛情糾纏,但沒能逃過7年之癢,遺憾收場。

至今為止,柯藍仍然是單身。

李亞鵬豔福不淺,跟柯藍分手後,他又愛上超級名模 瞿穎。李亞鵬認識瞿穎的時候,瞿穎剛拍完張藝謀的《有話好好說》是國內的超一線女星。

論事業,論名聲,當時的李亞鵬都不能和瞿穎相提並論,他們也都是以朋友相稱,兩年後,李亞鵬捅破了這層窗戶紙,宣佈了 瞿穎的戀愛。

李亞鵬是個「鍾情」的人,至少當年他自己這樣認為:「 如果要生活在一起,我們當中至少要有一個人退出這個圈子。如果她要工作,也可以是我退出,我才不在意別人的眼光。」

語言上,李亞鵬說著「如果她要工作,也可以是我退出,我才不會在意別人的眼光」,但兩人準備結婚,行動上,是瞿穎在不斷減少戲約。

婚房也買了,瞿穎在家操持裝修房子的事,但直到李亞鵬接拍了電視劇《笑傲江湖》,那時不斷傳來周迅和李亞鵬的緋聞,女人的第六感很強,瞿穎去劇組探班,具體的發生了什麼,沒有人知道,但是李亞鵬在後來自傳《戀戀風塵》中寫道:「那天她(瞿穎)從劇組走的時候,我都不敢看她,那種眼神,非常怨恨地看著周迅,太可怕了,我看了一眼就不敢看...

李亞鵬出軌了,他不懂,瞿穎怨恨的眼神,轉身離開後剩下的只有淚水與無奈。

03 第三次分水嶺 遇見王菲2002年11月,周迅公開談李亞鵬: 李亞鵬滿足了我對男人的所有幻想。

拍《射雕》遇到李亞鵬,我才發現他居然滿足了我小時候對于一個男性的所有幻想,成熟、胸懷寬廣,而且非常勇于接受挑戰。

李亞鵬在《談前女友》一文中,寫過這麼一句話:「我們的關係都到那個份上了,可是某天發生了一件事,我們都沒有承受住,確切地來講,是她沒承受住。這就是一種考驗……

這麼說吧,那件事情對我們來說是一個考驗。兩個人在一起,肯定會遇到各種各樣的事情,如果連這麼一點小事都過不了的話,那為什麼還要在一起?」

李亞鵬似乎並不覺得,跟瞿穎分手有什麼錯誤,他只是出軌,愛上了另外一個女人罷了。

2002年12月,瞿穎在接受外界採訪時說到:

這個人在關鍵時的所作所為,我覺得跟我之前瞭解的「他」是不一樣的。

如果是直接關係到我們分手的事,那我認為是原則性的是非問題,絕不是小事。該發生的都發生了,而且他自己也默認了。

其實當時他敢做敢當的話,雖然談不上形象上的「完美」,但至少還是挺「男人」的。但他做不到,現在又自圓其說———

我覺得,幹嗎這麼半遮半掩、閃爍其詞的?

瞿穎對李亞鵬的評價沒有掀起太大海浪,那會李亞鵬正在和周迅熱戀,雙方沒有回應。

瞿穎和李亞鵬分手後,瞿穎又愛上了另一個「女神收割機」張亞東,最後不了了之。

但周迅和李亞鵬的戀愛也沒有維持多久,兩人在結婚問題上產生分歧,感情陷入「冷靜期」。

2003年7月開始,雙方開始回避起媒體,在9月又被媒體曝出以協議分手。

兩人分手後,周迅一心撲向了事業,而李亞鵬則又遇到了另外一個女人: 王菲。

他是在麻將桌上認識的王菲,他看見王菲的時候,立馬就動心了。天后經歷了竇唯,謝霆鋒沒有結果的愛情後,李亞鵬溫暖了她。

他每天會給王菲發短信問候,而且常常發100多個笑話逗她開心,因為王菲喜歡聽笑話。每次開演唱會,不管多忙都會去陪她。 光是買王菲演唱會門票的錢,就花了100多萬。

李亞鵬的用心,王菲都看在眼裡,他也最終抱得美人歸。2004年,兩人戀情被曝光後,李亞鵬大方承認並示愛,說我們再也不會分手了。

他說「我就是要娶一個我想娶的女人,我要跟她生活。」2005年7月,李亞鵬王菲低調完婚。

但是這段婚姻,似乎因為女兒李嫣的出生,走到了一次轉捩點,李嫣有先天性唇齶裂。在王菲看來,這似乎並不是什麼大事,但是李亞鵬卻弄得滿城風雨,成立了「嫣然天使基金」。

似乎,李亞鵬就算從那個時候開始佈局他的商業帝國,他知道,他的年紀上來了,不可能再回到過去拍戲小男主的戲,而走實力派,他又沒有那個實力。

在「嫣然天使基金」成立後,王菲也好尷尬,因為給「嫣然天使基金」全部是她的好友,而李亞鵬把重心徹底轉向了經商,王菲不喜歡拋頭露面,但是為了他卻常常出席各種商演活動。

世界都說王菲是傳奇,是個長不大的高中生,但世人卻不知,王菲為他犧牲了太多太多。

李亞鵬跟王菲說去雲南玩,結果帶王菲去參加他的文化地產生意與I do老闆李厚霖合作辦的活動商業活動,逢場作戲的送鑽戒,結果鑽戒盒上大大的logo。

他知道王菲信佛,商業活動上,他設置胡蝶放生環節,可當打開裝胡蝶的盒子時,很多胡蝶已經憋死了,掉到地上,王菲蹲在地上撿胡蝶那會大家都說,王菲全場擺臭臉,不是一個好妻子,不是一個賢內助。可,這是王菲啊,她想要的不過是一個丈夫,一個家庭,一份愛情,她又何罪之有呢?

李亞鵬以孩子做籌碼,不給孩子撫養權就不同意離婚。王菲離婚後被媒體拍到在汽車裡眼中帶淚。

2013年,李亞鵬和王菲宣佈和平離婚,提出離婚的正是王菲,她說:「夫妻緣盡至此」而李亞鵬用一句「 我要的是一個家,而你要的是傳奇」把鍋甩得幹乾淨。

王菲在離婚後,遭到了長達一年的網暴,一年後,王菲和謝霆鋒又被曝複合了。

而李亞鵬那會已經43歲了,影視圈裡早已經沒有了他的位置,他徹底投身浮沉商場。

04 商人的第四次分水嶺他在麗江雪上的藝術小鎮項目,位于束河片區的青龍北路與束河中路交界處,建面204168平方公尺。容積率0.65, 典型的文旅地產。

文旅地產是地產行業難啃的硬骨頭。開發商得在一個遠離鬧市區的地方,建一個度假村,讓大家過去購買,而吸引大家購買就要造城。

在一片荒地上,憑空變出一座城來,太燒錢了。

商場,醫院,學校,公路,公交。每一個項目動不動幾千萬就下去了,根本就沒有上限。

翻了一下雪山藝術小鎮的公開專案書,李亞鵬的確是這麼打算的,投資35個億。

陽光戶外大草坪、雪山足球場、雪山美術館、樹劇場、國際學校、荒野之國、民宿,夜市,藝術殺空,雪山營地——

李亞鵬想要打造,生活區、邊疆風情區、藝術原創區、青年文化區四大主題內容的小鎮。

2013年,上海房價均價不過2萬,李亞鵬把「雪山文苑」的房價賣到了2萬5,他看到房地產是未來,但李亞鵬沒想過這麼燒錢。

2015年,李亞鵬沒扛住,嚴重虧損的「雪山文苑」項目被香港上市公司陽光100接盤,但接盤後傻眼了,钜資打造的文旅地產根本就是一個天坑。

交接的時候,連第一期項目的第三階段都還沒完成。在2020年陽光100的財務統計中——

整個雪山藝術小鎮僅賣出961平方公尺的住宅和26平方公尺的商鋪。李亞鵬牽頭的「雪山文苑」,成為了麗江著名的爛尾樓工程,沒接盤,誰死。

根據之前的協定,給李亞鵬注資的泰和友聯公司應該從李亞鵬那邊得到4000萬的保底賠付。

李亞鵬不認,于是雙方鬧上了法庭,從2017年的一審開始,這場鬧劇鬧了4年。

2021年3月16號,北京朝陽法院重審判決李亞鵬向泰和友聯賠償4000萬元債務及利息。

再往後的事情,大家也都知道了,李亞鵬現在做起了網紅,給直播帶貨還錢做鋪墊...

站著還錢,這並不丟人,只是噓唏不已的是,李亞鵬真的是把自己的一手好牌打得稀爛。

一眾女神前後為他前赴後繼,助他青雲直上,可李亞鵬卻總是喜歡折騰,年輕的時候是這樣,中年的時候也是這樣...

可是現在回頭來看,似乎李亞鵬的「商業帝國」夢是又仿佛是註定的,李亞鵬的演技真的不好,而跟他在一起的女神們,各個卻又超越了他。

做演員,沒有一個人能支撐地位的獎項,這麼多年,李亞鵬連一個影帝也沒。

李亞鵬想要證明自己,可又沒有實質性可以持久運轉起來的有明確方向的事業,做商人,可卻又到處在賠錢,不斷失敗....

4000萬,王菲可以撈他一把,可是他這樣的人值得撈嗎?不值得。

2014年,明明已經和王菲離婚,推銷房產還是在現場放王菲的音樂和MV來吸引顧客...

李亞鵬,這輩子都是個生意人,就像瞿穎評價的那樣:「這個人在關鍵時的所作所為,我覺得跟我之前瞭解的「他」是不一樣的。」

 

致力傳播正能量內容!為您提供悅讀陣地,每日推送最新鮮、最有趣的故事。想要觀看更多新聞熱點,點讚關注分享不迷路,世間百態等待著您的到來。

 
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