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「天后」甄妮,丈夫交通事故去世,她拒絕再婚,自始至終愛著傅聲

田園牧哥 2021/11/08

甄妮被稱為「歌壇三巨頭」之一,她的音域極廣,嗓音充滿力量,連續四屆獲得最受歡迎女歌手,紅透兩岸三地,榮譽戰績唯有梅豔芳可破。

甄妮是中外混血,長了一張異域臉,美豔而又霸道,她的成長更是充滿著傳奇色彩,丈夫遭靈異交通事故去世,借精生女長相酷似亡夫。

她自始至終都愛著傅聲。

一、入圈與相識

1953年,甄妮在澳門出生,她的母親是上海人,父親是奧地利人,祖母是西班牙人,中外混血使得甄妮從小就長得像一個洋娃娃,非常的漂亮。

在臺北上學時,甄妮就因為長得太好看,惹得學校的男生互相爭風吃醋,校長還因此專門約談了甄妮。

之後,甄妮轉學到了今天的中國文化大學,甄妮讀書不太在行,但是唱歌屬于老天爺賞飯吃。

剛轉學不久的甄妮碰上了來學校拍戲的劇組,甄妮出眾的長相意外入鏡,一下就引起了攝影師的注意,就這樣,甄妮客串了一個小角色,就此踏步演藝圈。

此時甄妮的未來競爭對手鳳飛飛,在臺北中華電臺歌唱比賽獲勝,來到臺北當駐唱歌手,來到臺北的鳳飛飛結識了音樂製作人劉家昌,1971年,她發行了個人的第一支單曲。

這一年,劉家昌還發現了甄妮,她不僅長相美豔,聲音還極具穿透力,同年,18歲的甄妮帶著人生中的第一張專輯《心湖》,正式出道,兩人的競爭也悄然開始。

同樣在是1971年,這邊的傅聲剛剛從學校輟學,傅聲的父親是香港富商,還被授予了「太平紳士」的頭銜,有錢有權。

傅聲家中一共有11位兄弟姐妹,他排在第9,

從小錦衣玉食的生活使得他性情頑劣,年輕氣盛的他十分好鬥,輟學後的他被父親掃地出門。

被趕出家門的傅聲做過裝修工人,搬運工,表面上不管兒子的老父親,偷偷找到了好友張徹,委託他讓傅聲到劇組去做搬運工,進入劇組的傅聲每天搬道具,送便當,日子過得怡然自在,後來還跑起了龍套。

作為導演的張徹看到了傅聲的表演天賦,他將傅聲收為義子,還推薦他進了邵氏演員培訓班。

1973年,功夫巨星李小龍的意外離世,給了傅聲一個機會,邵氏急缺一個武打影星,傅聲成了這個「天選之子」,他被作為「李小龍接班人」培養,靠著俊朗的外貌和爽利的動作,傅聲成了炙手可熱的武打明星。

1974年,在一場聚會裡,美豔的甄妮和俊朗的傅聲相遇,傅聲以富家子弟的紈絝口吻調戲甄妮:

「喲,這小妞長得挺特殊,不錯哦!」

一旁的甄妮可不慣著他,反諷道:「喲,你也不錯,稚嫩得像個沒長大的孩子。」

愛情就是棋逢對手,這一番唇槍舌戰反倒拉進了兩人的距離,沒多久兩個人就墜入愛河。

不過此時的傅聲人在香港,甄妮卻在臺灣發展,甄妮去香港還全靠同行鳳飛飛的競爭。

鳳飛飛和瓊瑤是好友,70年代正是瓊瑤劇盛行的時候,而劉家昌和瓊瑤合作密切,在此基礎上,前有鳳飛飛母親截胡劉家昌的歌曲,後有鳳飛飛「搶走」甄妮主題曲,

氣的甄妮是一肚子火,只能回家跟母親倒苦水。

甄妮母親在打牌時就提起此事,正好其中一位牌友是鄧麗君的母親,當時鄧麗君剛簽約香港唱片公司,稱香港發展機會很多,聽了鄧麗君的建議,想到傅聲也在香港,甄妮便轉身前往香港發展。

二、成婚

1976,來到香港的甄妮語言不通,唱片公司安排甄妮先學語言,正在空檔期的甄妮便被張徹挖去拍電影,電影的男主正是甄妮男友傅聲,兩個人就在電影裡公費戀愛,一拍就拍了兩部戲。

武打明星與當紅歌星的戀愛,註定只能偷偷進行,每次約會還要拉著狄龍和姜大衛打掩護,下班後一起吃飯、打球、唱歌,

因為經常打球的那家店叫「佳佳保齡球」,他們兩人的愛情還被調侃為「佳佳之戀」。

23歲的甄妮愛得熱烈,她不想再這樣「隱蔽」的戀愛了,她向22歲的傅聲提出了結婚的要求,傅聲自然願意,可傅聲家作為有頭有臉的商界巨頭,強烈反對這段婚姻,怒斥傅聲:「一個戲子娶歌女!」

無奈,傅聲只能跟告訴甄妮,婚期延後,甄妮的家人看傅聲家如此反對,也不贊成這段婚姻,紛紛勸女兒放手,愛到極致的甄妮一刻也不能等,直接選了個好日子「逼婚」,要麼結婚要麼分手:

「我不能再等,我太想結婚了,太想跟他在一起了。」

眼看著結婚一事陷入僵局,圈內一位德高望重的導演張徽站了出來,

他對甄妮和傅聲說:

「想結婚就結婚,我支持你們。」

不僅如此,張徽還到傅聲家周旋,最終傅聲家對這段婚姻保持了中立意見。

在張徽的幫助下,甄妮和傅聲結婚了,傅聲向老闆邵逸夫借了三輛豪車做婚車,這段「佳佳之戀」再也不用躲躲藏藏,他們光明正大地開著婚車,走在街上,接受人們的祝福,

婚禮全程,甄妮臉上都是藏不住的笑意,而傅聲總是時不時溫柔地看著甄妮。

婚後的甄妮放緩了事業,她渴望有一個完美有愛的家庭,眼下的她,迫切想和傅聲有個孩子,可這麼簡單的事情,到了甄妮身上卻變得十分困難。

甄妮成功懷孕了,可還沒高興幾天,甄妮就意外流產,養好身體的甄妮第二次懷孕,

有了一次失敗教訓的甄妮格外小心,可這一次,她還是不幸流產了。

于是,甄妮第三次懷孕,也不知道為什麼,第三次甄妮還是流產了。

第四次懷孕時,甄妮特別的小心,還專門花重金找了高人算命,高人說:

「這孩子絕對能保住,你只要在床上躺著就行了。」

為了孩子的甄妮就每天在床上躺著,

除了吃喝拉撒一刻也不離開,就連翻身也是小心翼翼的。

誰知道兩個月以後,甄妮躺出了毛病,她的尾椎疼得厲害,去醫院一檢查,兩個月的努力白費,胎死腹中,屢遭失敗的甄妮只能將生孩子的事情擱置下來。

在生育方面遭受重創的甄妮,迎來了事業的春天,1978年,甄妮和顧嘉輝、黃沾合作,在香港推出了首張粵語專輯《奮鬥》,誰知唱片直接賣斷了貨,獲得了80萬張的銷量,現在看這80萬好像不多,但這個資料是當年國際唱片業協會認證的最高數字。

《奮鬥》成為了香港人最愛的金曲,而甄妮也被稱為「樂壇鐵肺」。

三、靈異去世

1981年,甄妮成為繼鄧麗君之後,第二位獲得「金鐘獎最佳女歌星」的人,她順勢成立了「金音符」唱片公司,可成立唱片公司後的甄妮,事業突轉急下,好不容易培養的得力歌手也跳槽離開。

四次流產,創業受挫,歌手跳槽,甄妮在孩子和事業的雙重打擊下,變得越來越暴躁,和傅聲的感情也變得困難起來,

兩個人經常吵架,每次吵完,傅聲都會給甄妮寫情書,據說傅聲寫的情書之多,可以從天花板一直貼到門口。

吵急了,甄妮還會提「離婚」,可無論甄妮說多少次離婚,傅聲都不會當真,只是「寵」著,不過傅聲對甄妮的「寵愛」,在他人看來卻像是「苛待」。

傅聲胃不好,可樂會刺激胃部,甄妮不讓傅聲喝可樂,

劇組發可樂時,傅聲很聽甄妮的話,沒有喝可樂,別人問他原因,他說是「聽甄妮的。」

又有一回拍戲,有人提議讓傅聲請客,可那天傅聲身上只帶了20元現金,他解釋說:「我只有20元,老婆只給了我20元。」

眾人不解,堂堂武打明星,身上居然只有20元,大家都覺得傅聲被甄妮所苛待,第二天的頭條就寫到「傅聲口袋只有20元,不如狗」,

在媒體的報導下,甄妮成了苛待丈夫的毒婦,遭到了傅聲粉絲和許多人的炮轟。

在輿論中,甄妮陷入了更加黑暗的日子,直到傅聲生日,看中了一輛保時捷,還是改裝過的,非常迷人,傅聲看得挪不動腳,非常想買。

可甄妮不想買,但想到報導說她「苛待親夫」,甄妮妥協了,這輛車成為了傅聲的生日禮物。

後來還有位朋友,給傅聲送了個車牌號「AD83」,而這個車牌號卻成為了傅聲的「死亡通知」。

1983年7月6日晚上,汪禹跟傅聲提議飆車,傅聲因為違反交規,駕照被停牌,于是傅聲和哥哥張震聲同乘那輛保時捷,由哥哥張震聲開車,傅聲的弟弟和汪禹開著另一輛跑車,兩輛車在路上疾馳,當車輛行駛到清水灣時,發生了意外。

因為車速過快,傅聲的那輛車直接撞向山腳,車身損毀嚴重,當時看似無傷的傅聲還從車裡爬出來,擔心交通事故影響自己以後的演藝生涯,他還問道:「我的臉也沒有花?」

只是看似無傷的背後,傅聲的內臟已經損傷嚴重,他的肋骨被撞斷,骨頭直[插·入]心臟,

腦部還因為腦震盪損傷嚴重,最終搶救無效,在7月7號的淩晨去世,生命永遠停留在了28歲。

而身在駕駛室的張震聲卻留下一命,他回憶到,那一晚天氣悶熱,他們把車窗打開了,突然有一陣陰風吹入了車內,因為一些幻象,張震聲嚇得急踩刹車,可腳卻被一種強烈的力量控制著,完全移不動,根本踩不了刹車,掙扎之下,車就撞了山腳。

四、借精生女

傅聲去世時,甄妮還在日本,聽到噩耗的甄妮連夜趕回,哭得像個淚人,憔悴的她根本看不到往日的風采。

從此以後,再也沒有人可以讓她撒嬌、任性,沒有人再寵著她,給她寫情書。

她整日喝著烈酒,醉了就睡,醒來繼續喝,後來連酒也不能讓她醉,她開始吃安眠藥,一口氣吃下了40粒安眠藥,灌著烈酒就吞下去,還沒喝完人就暈倒了。

再次醒來時,甄妮已經在醫院,家人一直守著她,生怕再做什麼傻事,甚至還用布條綁住她。

在家人的關懷鼓勵下,甄妮走了出來,她說:

「他走是好的,他比我命好,如果我走,他會像我這種心情。」

再次回憶起傅聲的離世,甄妮說起了那個靈異的車牌:

「那輛車牌號碼本來不是AD83,後來有朋友送他這個號碼,這個朋友很有名,講出來大家都知道,所以還是不講的好。」

接著她又解釋到:

「傅聲英文名字是Alexander(A),Dead(D),過世那年剛好是1983(83),很巧的是死亡證書與車牌號碼也一樣,我本來不相信命運,但這件事讓我覺得麻麻的。」

一年以後,甄妮再次複出,就在大家以為甄妮已經釋懷的時候,甄妮在臺上唱了一首《再度孤獨》,

當唱到「此刻找不到生的意義,人活但如死」時,甄妮潸然落淚,在幾萬人面前,掩面痛哭,之後再度退出歌壇。

四年後,甄妮帶著一個小女孩從返舞臺,這個女孩是甄妮的女兒,叫做甄家平,英文名字取自《人鬼情未了》的主題曲「Melody」。

她帶著女兒在舞臺上同台歌唱,此時的甄妮滿臉幸福,就像當初嫁給傅聲一樣的幸福。

從傅家平出現那一刻,圍繞在她身上的「身世之謎」就沒有停止過,無數人猜測,傅家平就是傅聲之女,因為他們長得實在太像了,對此甄妮只是隱晦表達:

「事實上我曾經經過這過程,我只談這個過程,我永不跟你們說yes或是no,因為這是我的秘密,不要再問我這個問題了。」

隻言片語裡,人們已經猜出了大概,在2012年,甄妮終于捅破了這層窗戶紙:

「我從來沒否認過女兒生父不是傅聲。」

傅聲是武打明星,因為拍戲過程中容易發生意外,所以會提前在醫院冷凍精子。

或許正是在唱《再度孤獨》時,甄妮感受到了巨大的孤獨與悲傷,她做了這個重大的決定,

隱退養身體,這一次她成功生下了女兒:

「有了女兒,我才有活下去的目標。」

在女兒的房間裡,全都是傅聲的照片,雖然沒有父親,但甄家平從小就在愛中長大,她知道母親深愛著父親,也知道父親深愛著母親,她說:「我從小什麼也不缺。」

甄妮沒有再嫁,即使女兒勸她找個伴,她也擺手拒絕,多年後再次有人提到傅聲,問甄妮:「過了這麼久,你現在對傅聲還有懷念嗎?」

甄妮很認真的回答道:

「我從來沒有忘記這個人,我知道,他永遠在我身旁,」

說著她還指了指旁邊「你沒看見他坐著嗎?」

無論多久,再次提到傅聲,甄妮總是堅定地說:

「我真的有感覺,我們下一輩子也是夫妻,我希望生生世世都是。」

甄妮與傅聲的愛是永遠的!

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