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72歲臺灣「少女」在蓉創業:用創意美食征服顧客,永遠活得像17歲

田園牧哥 2021/11/06

70歲以後的人生會是怎樣?

大部分人想到的是輕鬆愉悅的生活:退休不再需要工作,四處遊玩去實現自己的夢想,並盼望著屆時身體能好一點。

但如果,這時你遭遇了一場經濟危機呢?

1949年出生的臺灣女性孫亦敏,就遇到了這樣的逆境。在70歲時,她被朋友背刺,背上了三套房子的債務,她開始重新創業,打造個人的美食品牌,回到競爭的環境。

她曾在臺灣開店,做一人食的麻辣火鍋,成了當地人最愛去的餐廳;後來她又去美國開烤鴨店,同樣叫鹿鼎記(The Duck House),又成為美國西海岸最受歡迎的餐廳之一;而當她來到成都,創立「孫阿姨移動廚房」,和「孫不悟空」鹵料醬料,同樣用她親手製作的創意美食,征服了成都。

我們採訪了成都人稱「孫阿姨」的孫亦敏,聊了聊關于她與美食的緣分,關于她面對逆境、在逆境中飛翔的經歷,以及她在經歷了這些之後,依然保持著的「17歲少女」的狀態。

01▼

食為天

孫亦敏在中國臺灣的大溪鎮長大。

這裡位于桃園以南,70年代出過紅極一時的歌星鳳飛飛,滿眼望去,一片好山好水。

孫亦敏的家住在山坡上,山下有一條大漢溪繞山流過。小時候,孫亦敏和小夥伴下山去溪邊洗衣服,敲敲打打之後,便把衣服往山腳下低矮的灌木叢裡一鋪,像放在一個天然的晾衣架上,陽光照下來,一下午便能幹。

等待的時間裡,他們也不閑著,去溪邊捉魚摸蝦,四處找果子吃。大溪的風景極美,他們身處碧草藍天裡,遊玩、唱歌、等待,到了晚上,衣服幹得差不多了,他們就抱上曬乾的衣服,手牽著手,興高采烈地回家。

這裡的自然與人,有著非常融洽的相處。

孫亦敏和姐妹們

人與人之間呢?也非常親近

孫亦敏所住的地方叫眷村,村民之間的關係非常親近,屋舍之間沒有籬笆封鎖,從你家到我家,開門隨便走。那時的小孩子們玩耍打鬧,都是從東家竄到西家,在不同的人家裡躲貓貓,找都找不見。

有時,小孩子們路過堂屋,見到桌子上有剛出籠的、熱騰騰的包子,他們就伸手一抓,一路吃著就跑了。氣得鄰居在後面大叫:「 gao inn 啊! 」(閩南語,猴孩子意)

那是一段非常快樂的時光。

看著照片回憶的孫亦敏

眷村的人們,來自天南海北,那時大家都不富裕,為了省錢,只能買當地、當季應季的食物。 但就算是這樣,各地烹製食物不同的方法與風味,也讓食物呈現出豐富多元的口感

「那時候接受了很多各省的風味,南甜北鹹、東辣西酸,從小吃習慣了,從來都不以為意。」

精心製作糕點的孫亦敏

在這種潛移默化之下,孫亦敏形成了她對食物的審美,與強烈的喜愛。

小學時,她媽媽買了菜,出去打牌,父親就讓她幫母親給菜做預處理。有時候,趁著母親不注意,孫亦敏就自己炒起菜來,沒想到父母吃了之後,都覺得相當不錯。做飯從那個受表揚的時刻開始,成了她最快樂的事。

在她後來的生命裡,有兩次大的逆境,孫亦敏都通過做飯這件事,而獲得了涅槃新生。

02▼

敲了房子,破釜沉舟

80年代,孫亦敏在家做家庭主婦,照料孩子,她先生則在做進出口貿易。適逢石油危機,先生對外貿易的大量外國欠款收不回來,家庭因此面臨較大的經濟壓力。

孫亦敏的先生想打國際官司,但國際官司耗時長,且那時中國人普遍對」打官司「這件事很顧忌,孫亦敏于是和先生講: 「要不我們不打官司了,我們開源吧。」

但開源,做什麼呢?

孫亦敏提議開個餐廳。她喜歡做飯,照顧孩子時也總是在家做飯,家人也都覺得她做得好吃。

但先生和婆婆都不同意 :你都沒做過,而且開餐廳太辛苦,孩子又還小,你一個人怎麼顧得過來?

線下講課的孫亦敏

但孫亦敏還是想做,不僅想做,還想把屋子敲了做

他們的屋子在巷子口,是個住宅,孫亦敏把房子裡的遮擋牆體都敲掉了,辟出一個整塊的大空間出來,專門待客。

婆婆氣得不得了:「你怎麼就敲掉了!萬一做得不好,你們連住的地方都沒有了!」

但孫亦敏想要地就是破釜沉舟, 「敲掉屋子以後,我們沒有退路了,只能成功。」

她選擇了她最會做的麻辣火鍋,用一人食的方式打入市場。

去書架上找店名的靈感時,一本書掉下來,孫亦敏低頭一看,是《鹿鼎記》。她眼前突然一亮:鹿為肉,鼎為鍋,正合她做的事。于是她定下了店名: 鹿鼎記。

孫亦敏做的紅燒肉

她的店獲得了周圍街坊鄰居的喜愛,大家常常來這用餐,喜歡孫亦敏做的食物,喜歡她的店,也喜歡她這個隨時都樂觀的人。

在孫亦敏離開臺灣時,周圍的食客都跑來告訴她:「你可不能走啊,你走了,我們去哪裡再吃你的東西呢。 做餐廳要有社會責任心啊 。」

非常捨不得她。

開店的決定,改變了她的人生,讓她從逆境中重新飛翔

「很多人問我:究竟是什麼造就了你?」

「逆境是不可或缺的因素。」

「人在逆境時,求生意志會爆發出來,你要改變現狀,只能把自己的潛能全面激發出來

03▼

70歲,重新創業

但孫亦敏所遭遇的逆境並不止于此。

因家庭原因離開臺灣後,孫亦敏在美國開了一家名為「鹿鼎記」(The Duck House)的烤鴨店。這家店同樣獲得了當地華人的喜愛,成為西海岸著名的中餐廳之一。

而後,她和先生退休,把店交給女兒打理,來到成都,這裡買房定居。

孫亦敏在成都

成都是個自由包容的城市,孫亦敏很喜歡這裡。

但沒想到的是,70歲時,她信任的朋友卻突然在背後刺了她一刀,將她在蓉的房子拿去抵押。 一時之間,孫亦敏背上了3套房子的債務。

就像是80年代危機的重現,突然之間,生活失常,孫亦敏再次陷入了逆境。

而孫亦敏的選擇,依然是站出來,直面這一逆境。

工作狀態的孫亦敏

孫亦敏熱愛做飯,來到成都後,她常常做飯給周圍的鄰居分享。好吃的食物總是讓人喜歡的,很快,朋友們就建議她開個班,教大家做飯。

在成都重新開始創業之前,她就已經通過良好的廚藝、好吃的食物,進入了其他人的視野裡。

逆境出現後,孫亦敏有了更大的動力,將創業這件事做好。

2014年,她開始做 「孫阿姨的移動廚房」 ,帶上隨身攜帶的廚具,到三聖鄉、麓湖、甚至他人家中,教大家如何製作食物。

教授他人做飯的孫亦敏

她會分享很多料理食物的小Tips。

比如用塑膠袋裹上豬排,再輕輕敲擊,豬排就會更入味,且不會弄髒灶台;草莓沿著45°角切下去,才能做出好看的聖誕老人。

她也會用食物傳遞愛意。

有一次,她去教一位媽媽做飯,準備時她問那位媽媽:「你的女兒叫什麼名字?我們把她的名字刻在南瓜盅上,等女兒回來,給她一個驚喜。」

那位媽媽忍不住哽咽,她為家人做了多年的飯,卻從不知道原來食物也能成為愛意的表達。那個刻了女兒名字的南瓜盅,不僅刻入女兒的記憶裡,也被這位媽媽放在了心上,「孫阿姨不僅教我做飯,也教我如何做一個母親。」

教授包粽子的孫亦敏

2020年,孫亦敏創建了自己的美食品牌, 「孫不悟空」 ,先出了鹵料,後又開始做醬料。

「很多年輕人想做美食,但他不會做,做出來也不好吃,久而久之,他就會放棄自己做飯這件事。我想讓食物成為大家享受的東西,而不是一種負擔,」

基于此,她選擇了鹵料和醬料,它們的好處是足夠千變萬化,炒飯時、蒸茄子淋汁時、蒸蛋時加上一勺,都可以讓食物的口感變得豐富而美味。它幾乎是萬用的。

為什麼叫‘孫不悟空’? 孫悟空呢,大家都知道是齊天大聖,有72變。我姓孫,一來我還沒能到‘悟空’的境界,二來,食物的變化何止72變,它存乎一心,只要你有想象力,它就可以千變萬化。」

孫不悟空麻辣鹵料

當她講起來她正在做的事時,她的眼裡有動人的光,嘴角帶著笑意。逆境依然沒有打倒她,在她70歲時,借由食物,孫亦敏有了再次飛過逆境的底氣。

04▼

愛,美食,與人生

事實上,每一次做飯時,孫亦敏都會從中感受到幸福。

在她最初發現自己背上債務時,她也曾感到劇烈而驚詫的痛苦,但當她開始做飯時,那些痛苦就會逐漸消失,她會重新專注于手邊的事:如何處理好食材,處理好食物的風味,把這一餐做好,把這一日過好。

而後,她會逐漸從痛苦的情緒中脫離出來,生出面對困境的勇氣。

孫亦敏製作的糕點

美食貫穿了她幾乎一生。

在她幼年時期,眷村裡來自各地的美食,形成了她對食物最初的記憶與審美。後來,在開店的過程中,她開始嘗試用不同的方式去製作美食。

我們眷村出來的孩子,對食物都很珍惜,邊角料都想把它利用好 。」

喝不完的郎酒,孫亦敏把它創意地加入月餅裡;饅頭包子沒有新意,她就用不同顏色的麵團捏個小兔子;多餘的紅酒,冬天用來煮梨、煮蘋果,把它變成熱紅酒。

她用多餘的、剩下的、用不完的邊角料,創造出了完全不同的經典,讓這些食材在食物上華麗轉身。

孫亦敏製作的月餅(淺色月餅中加入了喝不完的郎酒)

孫亦敏做出的食物是美的。

這種美,不僅在于色澤、口味的美感,還在于其中本身所蘊含的理念:敬天惜物地對待每一份食物,讓食物呈現出它最好的狀態與味道。

對孫亦敏而言,食物是美好的, 它和一切溫暖的記憶掛鉤。

童年玩鬧時,從鄰家跑著帶走的剛出爐的包子;懷孕時鄰居特意為她做的一碗鍋巴煮成的泡飯,配著泡菜;還有因她所做的食物,而最終和她結緣的人。

和大家一起做飯的孫亦敏

她的生命浸潤在美食構成的人生裡,也浸潤在美食帶來的美好感受裡。 儘管她身體已經72歲,但她的狀態卻依然像是17歲

依然對未來抱有期待,對身邊的人充滿善意,善于發現尋常事的美好。周圍所有的人都認為她可愛,願意和她持續交往、做朋友。

孫亦敏和朋友們

她甚至並不怨恨那位讓她背上債務的朋友。

「雖然房子因此抵押,但那並不是我的債務,而是別人的債務,我想要做的,是證明我依然還有能力把錢掙回來。」

她欣賞褚時健在74歲時種橙開始第二次創業,把「褚橙」做得人盡皆知。她也想如此,用開瓦斯爐的一雙手,打造一個美食天堂,做大家買得起、吃得起、喜歡吃,並覺得物超所值的美食。

跟我年紀差不多的人,總給我發各種養身保健的東西,但我覺得,那些離我都很遙遠,我還很小。」

她笑起來,眼裡有光,唇角上揚,總是發自內心地感到快樂。

依然是17歲的模樣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