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“壽伯”陳龍去世,享年79歲!2021年走了7位香港老戲骨,他們是港片的背影

田園牧哥 2021/10/11

消息傳來,港片老戲骨,又少了一位。

港片老粉,愛叫他壽伯——陳龍,享年79歲。

美國導演RobertSamuels在個人社交平臺上發佈了這位港片黃金配角去世的消息,他寫道:“我們失去一位香港電影界傳奇人物——陳龍。我們在90年代一起工作過,他也曾與李小龍於《龍爭虎鬥》、《精武門》合作過。他擁有一顆善良純真的心。在這個困難時期為他的家人祈禱。”

有些令人驚訝的是,“壽伯”去世的消息,竟然是一位元元美國導演發佈的,原因大概是,這位曾經在港片黃金時代一次次奉獻精彩演出的老戲骨,已經隱退17年了。

年初另一位港片老戲骨廖啟智離開,當時翁虹的一段發文說到了許多人心裡:“由鄧衍成導演開始,走了多少人?陳木勝導演,錢國偉監製,配音皇帝炳哥譚炳文,一代西宮娘娘琴姐李香琴,黃金配角達哥吳孟達,現在這麼快又輪到最佳男配智叔,這都是陪伴我童年回憶的香港演藝前輩啊!”

這些年,港片已經失去了數十位綠葉,而僅是2021年,我們就已經失去了七位老戲骨。

黃金配角的背後,也是一個港片黃金時代。

就像陳龍的代表角色,遲到大師,壽伯,也都是港片黃金時代留下的,在那片浪奔浪流裡,他們也曾是浪花一朵朵。

而當港片老一代戲骨正在消亡,“港片已死”也早已被港片迷默默接受,對於新一代觀眾來說,可能連港片曾經多風光都不知道了:港片是啥,有哥哥們主演的偶像劇好看嗎?

當越來越多的黃金配角從淡出大銀幕到忽然逝去,港片,也正在離我們遠去。

老戲骨遠去背影的落日餘暉中,留下的是一部港片消亡史。

洪家班元老,曾合作李小龍,你還記得那位遲到大師?

從70年代開始,陳龍就在演電影,是的,他的演出,可能早於我們的童年回憶,而他一直在我們這代人的童年回憶裡。

陳龍和洪金寶算是同期,都是戲班出身,出道也早,在《唐山大兄》中已經被李小龍“秒殺”了。

當年洪金寶曾經拜師名家于占元,後來跟著於占元的女婿韓英傑做武師。韓英傑在上世紀70年代給李小龍做武術指導,李小龍去世後,港片武行失去領頭者,韓英傑幫洪金寶組建自己的班子,也就是後來的洪家班。

陳龍就此成為洪家班的一員。

因為他也長得胖嘟嘟,和洪金寶並稱為“洪家班雙胖”。

因為是戲班出身,有功夫底子,再加上他長相十分有特點,臉龐自帶喜感,所以在做武師的同時也大量在幕前演出,但也是因為這張臉,令他終究不能成為主角。

老一輩觀眾印象最深的,除了他在林正英電影中出演的各種角色,就是他在港產喜劇和武俠片中的演出。

比如《賭俠II上海灘賭聖》的“雷老虎”,如果沒有他,星爺在電影中的隔山打牛也不會讓觀眾印象如此深刻。

印象中他最有發揮的角色應該是《方世玉》的忠僕“大寶”,前半段滑稽有喜感,最後李連傑飾演的“方世玉”為大寶收屍又感人至深。

不過許多觀眾心中他留下最經典的角色,還是童年播了無數次的《六指琴魔》中那個每次都姍姍來遲,手裡拿著兩個鍋蓋,大喊“我怎麼又來遲了”的 “遲來大師”。

陳龍這類這類演員,在港片中叫“甘草演員”,很容易理解這是襯托紅花的綠草。但其實還有一層意思,甘草是藥引,有了它,良藥才能發力,甘草不是主要成分,卻不可或缺。

但也因為是甘草,就算消失許多觀眾也恍然不覺,直到他逝去,許多人才大吃一驚:原來吃到大師已經隱退這麼久了。

就像那些2021年離開我們的老戲骨一樣——

2021年,我們失去的七位港片老戲骨

1、 李香琴 享年88歲

2021年第一位離開我們的老戲骨,是被稱為“琴姐”的李香琴。

李香琴最早是唱粵劇,14歲出道,16歲正式登臺。

後來粵劇漸漸式微,李香琴開始拍粵語片,結果首次接拍反派角色就一鳴驚人,因為經常出演奸妃、後母等陰險角色,被稱為“一代奸妃”。

70年代之後,李香琴開始轉戰電視圈,形象再度逆轉,在《溏心風暴2之家好月圓》、《倚天屠龍記》、《家有喜事》、《花田喜事》等經典影視劇中,他和藹可親的面容被不少觀眾記住。

許多觀眾現在還記得她在《家有喜事》中飾演的常母,貌似老年癡呆,實則心如明鏡。

李香琴當年與另譚炳文是合作多年的粵曲搭檔。兩人合作無間,還一起開過影片公司,還因此傳出過緋聞,但終歸有緣無份。

這場情場糾葛後近50年,李香琴一直都是單身。2012年,年逾80歲的李香琴因為身體原因淡出。

2020年9月譚炳文去世,李香琴的女兒還代母現身送別摯友,誰曾想,短短三月不到,今年1月4日,李香琴在家中吃米糊時突然暈倒,還未送到醫院,就已經離世。

港劇中最經典的“阿媽”,又少了一位。

2、 林聰 享年76歲

今年第二位告別我們的老戲骨是林聰,1月31日,這位港片反派專業戶因心臟病突發去世,享年76歲。

林聰這個名字或許很多老港片迷都不熟,但愛過港片的肯定看過他的電影。

因為外型硬朗、天生“反派臉”,林聰多出演反派。他生前出演過上百部電影,觀眾印象最深的,還是《英雄本色》、《喋血街頭》等江湖片。

但港片江湖有個傳統:越是看起來在片中惡行惡相,台下越是溫順善良。

誰能想到在梟雄片中動不動就耍狠拔槍的他,其實非常愛看書,成天書不離手,對中國歷史和文學研究頗深。

好友湯鎮業甚至表示,他是自己所有藝人朋友中,最有才學的一個。

即便是晚年遠離娛樂圈,林聰也一直心系港片發展,曾在東方國際影視藝術教育中心任教學總督,與曾志偉等共同培育港片接班人。

林聰還是位愛國藝人,當年中國香港回歸,他感動發言說:終於感到有了根。

千禧年之後,林聰在湛江定居生活。

他一生未婚,無兒無女,雖然看上去硬朗,其實一直有心臟病,可後來外出拍戲,太辛苦又受凍,健康開始急轉而下,最終逝去。

港片,又少了一位經典反派。

3、吳孟達 享年70歲

接下來離開我們的,是達叔。

之前他還在說,只要他還活著,和星爺,總是有機會合作的。

可惜我們終究沒能等到那一天。

談到吳孟達似乎就必須說到周星馳。這對搭檔確實是萬中無一,兩人聯手必然喜劇效果滿分,很難想像90年代如日中天的周星馳喜劇如果少了吳孟達,會失去多少光彩。

但吳孟達真正最厲害的是港片的百搭,跟誰合作都可以,跟誰合作,都能既不搶走主角的光芒,又演出自己的光彩。

跟周星馳合作如此,跟劉德華合作《天若有情》如此,在《流浪地球》中給趙今麥等小輩作配也一樣如此。

他在世的時候,和周星馳一度傳出老死不相往來,其實只是少一個重逢的契機。

誰能想到,2月27日,達叔猝然去世,久未露面的周星馳一頭白發現身憑弔,令這對老友再度相見的,竟然是達叔的喪禮。

從此周星馳失去了吳孟達這個最好的搭檔,港片失去了一位黃金配角。

4、廖啟智 享年66歲

但大家萬萬沒想到,剛送走一位黃金配角,2021年我們又失去了一位黃金配角——廖啟智。

從《上海灘》裡丁力的“馬仔”陳祥貴開始,一直到《射雕英雄傳之九陰真經》裡的周伯通、《怪俠一枝梅》裡的鄭東流,再到電影《籠民》、《無間道2》中的三叔、《殺破狼》、《證人》,廖啟智在港片港劇中,似乎少有不能演,演不好的角色。

但在戲外,他的人生又如此令人唏噓。

當年他娶到如花花旦,大家還替他高興,結果2003年,他2歲的小兒子文諾突然被查出血癌,為了給兒子治病,他不得不一邊拼命拍戲,一邊照顧兒子。每天淩晨回家,第二天又準時6點出門去照顧兒子。

然而2006年,文諾最終醫治無效去世。

妻子受不了打擊,患上了嚴重的抑鬱症,廖啟智扛下一切,一直開導妻子直到她從抑鬱症走出來。

霍建華回憶說,與廖啟智拍戲時,他總戴著耳機,不知道在聽什麼,後來忍不住問了一下,才知道他一直在聽文諾的錄音。

但這樣有情有義有操守的好戲之人,卻在2021年3月,因為病情惡化入院,沒多久就傳出壞消息。

3月28日,智叔離世,享年66歲。港片又失去了另一位“百搭”。

5、黃樹棠 享年77歲

很多觀眾最熟悉的他的角色,還是《約會》中的“求叔”。

更早一輩的觀眾,可能記得他在《楚留香》中飾演的“中原一點紅”。

黃樹棠早年是以武師出道,後來轉型為演員、武術指導和導演。

80年代後期,亞視曾經在林百欣時代專注製作,拍出了不少膾炙人口的作品,其中《約會》就是少數幾次亞視劇集打得無線劇落花流水的戰例。

黃樹棠在劇中飾演的“求叔”,就是毛小方(林正英飾)的傳人。

但後來亞視式微,不再用心於劇集製作,改為大量購買外劇,黃樹棠也轉戰新馬泰,大多擔任武術指導,偶爾也回港參演電視劇。

2018年,他被查出大腸癌,手術後逐漸康復。可惜後來病情復發,終究在今年4月10日因病去世,享年77歲。

港劇,從此和亞視不再有約會,也不再有求叔。

6、王鐘 享年74歲

許多觀眾對他印象最深的,應該是1992年他參演《武狀元蘇乞兒》,飾演的莫長老。

其實他參演的港片很多,還曾自編自導自演《金手指》,一舉捧紅了李修賢,令他有“寫實警匪片導演祖師”的美譽。

後來他還導演了《長短腳之戀》、《流氓公僕》等電影。

但港片江湖就是如此,不管拍攝過多少經典,老戲骨都只當打了一份工,做事的時候,全力以赴,做完收工也不會當一回事,所以後來王鐘息影,竟然跑去開計程車。

這群老戲骨,終究是以鬆弛的目光看待世界,開工也好開車也罷,都是做好這份工。

2004年,他在杜琪峰多次邀請下,再度出山參演《hei社會》,此後徹底息影,再無任何消息。

直到2021年4月,他因病去世,不少行業大佬,都送去花圈。

本以為,2021年要送走的老戲骨,終於可以到此為止了,誰料到接近年尾,陳龍又逝去。

但哪怕只是粗粗掠過這些老戲骨的人生你都能發現,如果要說人生是一張考卷的話,真的不是只有主角那一張標準答案,人生是有很多種回答的。

這些配角就都應有自己獨特的人生密碼。

有人是和命運不仁死扛到底的倔強。

有人是逗笑觀眾一生的堅持。

有人,是如同小強般不死,天塌下來當裙子穿的生命力。

皮囊是老天給的,做不了主角,他們確都有靠後天堅持、經營出來的,單自己才有的東西。

這些配角許多到去世前還在演戲,淡出演藝圈的,依然在開工,無論多大,一點都沒有“衰老”的感覺,個個都在努著勁兒的去上工,去創造。哪怕甘當“綠葉”,但每一位的人生都堪稱傳奇,活得精彩如戲,靠的是什麼呢?

大概是就是港片江湖中,那種做好這份工的職業信念感。

可惜他們逝去,這份信念感還有多少人堅守呢?

黃金配角後繼無人,港片黃金時代一去不返

這些黃金配角背後,其實有著一個黃金時代。

上世紀70年代到90年代中期,是港片的鼎盛期。功夫片、動作片、警匪片、喜劇片、武俠片此起彼伏,一位位巨星,成為一代內地年輕人的偶像。

美國著名電影研究學者大衛·波德維爾在談到鼎盛時期的香港電影時曾說:“這個約600萬人居住的城市擁有全球數一數二的電影王國,所製作的影片數量幾乎超越所有西方國家,輸出電影之多僅次於美國。”

當時的港片拍攝,以快著稱,大牌明星一年拍十幾部戲也是尋常事,但襯托這些紅花的,還有許多像廖啟智、吳孟達、陳龍這樣的綠葉。

光是紅花怎麼能成林呢?

有了這些黃金配角的港片江湖,才能撐得起幾十年的光輝歲月。

而這些在許多觀眾看來並未接受系統演技訓練的老戲骨,其實卻在生活這所學校中修煉了更豐富的演技,總是能將命運的莊嚴與它的無理同時表現出來,所有的遲到大師般的荒誕,方世玉僕人般的情義,雷老虎似的戲謔,都在港片中落地生根。

可惜一切從1993年開始嘎然而止,那一年以《侏羅紀公園》為代表好萊塢大片開始席捲亞洲,港片市場也遭到衝擊。其後港片江河日下,進入新千年更是逐漸消失。

最好的港片導演,徐克和林超賢,都來內地拍大片了。

那個港片江湖其實早就消失了,無論真實還是虛幻,惠英紅曾感慨,“我見證香港電影由一年400幾部變成現在20幾部”。

港片不斷下滑,新人難出頭,古天樂張家輝這樣的明星還可以進軍內地市場開工,但內地電影工業不缺配角,於是昔日的港片黃金配角也漸漸沒戲可演,要麼混跡網路大電影,要麼從此淡出。

當老戲骨漸漸在遺忘中逝去,也很難再看到如此真正尊重電影的老一輩香港電影人。

相比許多流量明星對名利、咖位的追逐,我們在陳龍們身上更多看到的是他對於電影本體的一種尊重,對電影本身的熱愛是更重要的。

但那些熱愛與熱望,也快隨著港片消亡了。

“消亡”分為兩種:第一種是肉體的消亡,第二種則是——”一個人真正死去,是被所有人遺忘的時候。“

只剩最後的落日餘暉的港片,還能讓這些老戲骨被記住多久呢?

但我們依然要感謝他們用一個個甘草角色,共同創造出那麼多好看的電影,哪怕被忘記,他們也埋藏在一代人的記憶深處。

他們這波甘草演員,也終究是幸運的,趕上了港片的黃金歲月,哪怕這代人的記憶中不再有街頭錄影廳,不再有粗糙的畫質和卡頓的螢幕,也不再有銀幕上豐富多彩的配角,只有顏值蓋世的哥哥們。

但總有人會懷念他們,同時也在懷念曾經的自己,懷念那些蹺課看著港片長大的青春歲月。

而如今的港片,不見江湖,屬於港片老戲骨的黃金時代也一去難複返。

但至少他們曾經真摯過、熱烈過,每一部經典港片背後,都有他們留下過的痕跡,他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和江湖。

港味的靈魂,其實就在這些甘草配角的姹紫嫣紅裡。

就算可緬懷,難複刻,永遠不可再現,那一代人記憶裡的電影,也永不落幕。

遲到大師,人生如夢,一路走好。

謝謝你們,港片老戲骨。


用戶評論